" />
《超能狂兵》全集免費在線閱讀(張鋒王佳佳) 六郎

超能狂兵

時間:作者:六郎來源:WD

《超能狂兵》主角張鋒王佳佳全集免費在線閱讀(張鋒王佳佳)是作者 六郎寫的一本小說超能狂兵最新章節:王佳佳洗完澡,穿好衣服,又成了大美女一個,不過可能沒睡好,還有些嬰兒肥,增添了一分可愛。張鋒站在窗戶邊,手里玩著打火機,似乎在思考著什么事情,等王佳佳收拾差不多了之后,他才轉身拍了拍旁邊的玻璃桌說道:“你過來坐下,我有話跟你說!”
...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超能狂兵》在線閱讀精彩內容

第4章見面

接下來其他人的下場也是一樣,根本沒人能夠擋得住張鋒攻擊,兩分鐘不到的時間,全都被打翻在地,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哀嚎不已,十分慘烈。

而張鋒的一根煙卻還沒燃盡。

輕輕彈掉煙頭,他撇嘴不屑一笑:“真是不堪一擊!”

轉身把昏迷的王佳佳抱起來,向著前方而去,只留下一道孤獨寂寞,讓人捉摸不投的背影。

王佳佳醒來的時候,剛好見到一張大嘴向著自己湊了過來,這讓她大吃一驚,猛的抬頭,腦袋跟張鋒的額頭撞在一起,咚一聲好像敲木魚一樣。

張鋒被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揉著通紅的額頭:“你這丫頭,練了鐵頭功嗎?痛死了!”

王佳佳腦袋也很痛,但她先是檢查自己的衣服,確定穿著完整之后才神情戒備的盯著張鋒:“你到底想對我干什么?你有沒有對我干了什么?”

張鋒站起身,微笑道:“我只是給你人工呼吸而已,你不是因為我的人工呼吸才醒過來的嗎?”

“人工呼吸?”王佳佳摸著自己的紅唇,一張臉通紅,憤恨的想要殺人。

這可是她的初吻啊,這樣就被張鋒霸占了?

她猛的從床上沖起來,撲向張鋒,大吼著:“我跟你拼了!”

張鋒一只手抵著王佳佳的腦袋,讓對方無法靠近自己,輕松的笑道:“我勸你還是不要亂來,如果你真要跟我拼的話,就不止是損失初吻那么簡單了。”

折騰了一會兒之后,王佳佳發現自己連張鋒的衣角都碰不到,只能泄氣的坐在床上,眼睛四周打量了一下房間,發現這是酒店之內,她又警戒起來:“你帶我來這種地方干嘛?不應該送我回去嗎?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要是敢傷害我,你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張鋒笑著搖了搖頭:“人長的挺漂亮,怎么就神經兮兮的。之前你昏迷了,我又不知道你住哪里,當然只能帶你來酒店。現在你能告訴我,你到底得罪了誰,為什么會被追殺嗎?餐廳里面跟你鬧翻的那個中年男人又是誰?”

在沒有摸清楚事情底細之前,張鋒是很少盲目出手的。

這次之所以如此沖動出手,完全因為發現了王平的妹妹。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王佳佳皺眉瞧了張鋒一眼。

她從床上起身,收拾自己的東西:“我沒時間在這里跟你閑扯,送我回去,你不送我回去也可以,我會自己回去。”

說著話,王佳佳就往房間外面走。

但張鋒卻一閃身擋在了她面前:“你不能走!”

“為什么?你想干什么?”王佳佳謹慎的盯著張鋒,她感覺這家伙實在可疑的很。

張鋒表情沉著的回答:“因為外面不安全,你覺得之前要對付你的那些人會輕易放過你嗎?說不定現在就躲在外面的哪個角落,只要你一現身,就會沖出來要了你的命。”

張鋒嚴肅的樣子讓王佳佳不寒而栗,的確,之前撞車的事情她還清楚的記得,如果那些家伙真的要為難她的話,是不會這么輕易罷休的。

“那我什么時候能走?”王佳佳的表情不太好看。

“至少要確定外面安全為止。”張鋒說道。

隨即他又說:“在這之前,你還是給你家里打個電話,穩定一下家里人的情緒,免得他們擔心打電話報警。然后我會出去檢查周圍的情況,等安全了我會通知你的。”

張鋒做了安排!

王佳佳沉思了一會兒之后,覺得張鋒說的也沒有錯,得先打個電話讓父親知道自己的安全,不然以父親的脾氣,肯定會大發雷霆亂來的。

可當她摸出手機之后,發現自己的手機已經沒電了,她向張鋒借手機,張鋒毫不猶豫的就給了她,電話撥打完了。

張鋒拿回手機,對王佳佳說道:“你繼續留在這里,要是餓了可以叫服務員,我先出去一下,如果安全了,我會打電話告訴你的。”

張鋒轉身離開了,到了樓下酒店大堂,他找到服務員,讓服務員盯著他住的房間,要是發現王佳佳離開,就立即打電話通知他。

給了少量的鈔票,對方很高興的接下了這個任務。

然后張鋒離開酒店,摸出手機,翻出剛才王佳佳撥打的電話,撥打了過去,很快電話接通,那頭傳來了一個低沉男人的聲音。

“喂,是王老板嗎?我們能見一面嗎?”張鋒笑著問。

“你是誰?我為什么要見你?”那頭的男人頓時警覺了起來。

“關于你女兒的事情,難道你也不想知道嗎?”

王家是個很大的企業家族,至少在寧海市是首屈一指的,無數老板富豪,在王家面前都得甘拜下風。

王家的總董事王振華很有經商頭腦,二十歲靠著小資本發家,靠著自己過人的頭腦和奇思妙想,不停融資做大,才短短二十多年的時間,就讓自己的資產翻了無數倍。現在整個寧海市,誰人不知王振華,誰人不知王家企業,誰人不知王大富豪?

而此時,王家總公司王董事長的辦公室之內,一個青年雙腳搭在玻璃桌子上,一只手抽著煙,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完全沒有把眼前的大富豪給放在眼里。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敢在董事長面前這幅德行?”

外面有員工透過窗戶看到了辦公室里這一幕,都不由得發出了疑惑的驚呼聲。

因為敢在王董事長面前這么囂張的,他們到現在都還沒見過?而這年紀輕輕的小子竟然這樣的態度,這到底是有什么憑仗?難道是什么國際大官員的兒子?

王振華國字臉,臉龐輪廓刀劈斧砍,清晰明朗,臉上有著短短的絡腮胡須,兩道眉毛粗黑寬大,這顯得他整個人無比沉穩,凝目之間自然而然透著一股震撼人心的威嚴,他手里端著一杯咖啡,目光沉冷的盯著張鋒:“你叫什么名字?你在電話說有關于我女兒,到底什么事情?你認識我女兒嗎?”

——

 

第5章幫助

張鋒深吸了一口煙,眼睛看著窗外,咧嘴笑道:“王老板真是心急啊,我不止認識你女兒,我還認識你兒子王平。你兒子是叫王平吧?”

“王平?”王振華眉頭皺的更深,眼底透出一股復雜的情緒。

但很快他就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也不知道誰是王平?”

“果然是這樣嗎?”張鋒勾起嘴角,輕笑一聲。

然后他坐直了身子,把煙頭在煙灰缸里湮滅,煙霧也隨之消散,他露出笑容道:“既然如此,我們來做一筆交易吧!”

“什么交易?”王振華眼睛瞪得巨大。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目中無人,不知好歹的家伙,跑到他的辦公室里來跟他談交易,而且還半點不在乎他的感受,連他現在都有點懷疑了,這小子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靠山,不然為什么敢如此狂妄放肆?

張鋒的身子又往后躺,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做你女兒的保鏢,貼身保護她的安全,直到我把事情弄明白為止。我要的工資不高,只要你每個月給我二十萬就可以了!”

“什么?”王振華眼睛圓睜,剛喝的一口咖啡激動的全都噴了出來。

獅子大開口,這么大一筆數目,竟然還能說的云淡風輕的樣子。

他死死的瞪著張鋒,良久之后他笑了,滿臉嘲諷的笑著說道:“在這之前,我還以為你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現在看來你只是一個滿口胡話的瘋子。行了,趕緊給我滾蛋,我沒時間陪你浪費。別說二十萬,我五毛錢都不會給你!”

“真的嗎?”張鋒皺眉站起身。

好像一點不覺得自己的話可笑,反而一臉認真的說道:“你真的不花二十萬聘請我這個保鏢?錯過了可就沒有這個機會了。而且你要知道,你女兒在暗中做著什么事情,她在跟別人交易,你得知道她現在的處境到底有多危險!”

王振華冷笑一聲:“我女兒的安危我很清楚,他的身邊我聘請了無數頂尖的保鏢。他們不會要二十萬,你也不能,我更不會給你。最好給我滾,不要逼我叫保安!”

王振華咬牙切齒,態度很惡劣。

張鋒嘴角勾起笑容,雙手插著風衣的口袋站起身,點頭笑道:“原來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了。不過我要你知道,接下來你會跪著來求我回來的。到時你可以撥打這個的電話!”

張鋒把早已經寫好的電話號碼放在桌子上。

王振華卻看都沒看一眼,只是發出了大笑聲,狂笑聲,指著張鋒哈哈大笑:“開什么玩笑,我堂堂王振華,王家企業的總董事長,竟然會來求你這個毛頭小子。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來!”

張鋒深邃的眼神看了王振華一眼,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張鋒離開了!

王振華臉上沒有了笑容,他立即用電話通知了自己最信任最得力的助手,歐陽少榮。

歐陽少榮是個面色冷峻,身材挺拔的青年,進入辦公室之后,王振華就立即對他做了安排,從現在開始,不允許任何非公司職員的人進入,哪怕是公司的合作人,要見面之前也得提前預約,經過他的同意才能進入公司見面。

歐陽少榮按照他的安排去做了!

雖然張鋒莫名其妙的出現,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但也引起了王振華的重視,因為如果沒有一點實力和自信,是絕對沒有膽量到他面前說這種話的。

王家公司對他的禁嚴和防備張鋒并不知道,他買了一袋水果回到酒店,房間里面王佳佳還很安分的等待著。

王佳佳根本不知道自己簡單的一個電話,已經成為張鋒布局的一個關鍵點。

當然,那也是張鋒故意引誘王佳佳去撥打電話的,目的就是制造跟王振華見面的機會。

“怎么樣,你打探到什么了嗎?我能回去了吧?”張鋒剛進入房間,王佳佳就迎了上來,關切的詢問。

張鋒淡淡一笑,隨手洗了一個蘋果啃著,他在椅子上坐下,盯著王佳佳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之前你是在跟那個中年男人進行什么交易吧?交易失敗了,你們雙方才大打出手,但你帶過去的人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你差點就被抓住,幸好你遇到了我,所以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他說話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雖然只是猜測,但他說出來好像就是事實。

王佳佳垂下了頭,沉默了許久之后抬頭看著張鋒問道:“所以,你需要多少錢?”

張鋒愣了愣:“什么多少錢?”

“你說出這種話,不就是要我感激你,要我感謝你嗎?你需要多少錢?”王佳佳目不轉睛的盯著張鋒。

“你這丫頭!”

張鋒生氣了,猛的站起身,右手翻找著口袋,摸出一把硬幣,冷笑著:“錢,你以為我沒有錢嗎?一塊,兩塊,三塊…八塊,全都給你。竟然敢拿錢來侮辱我,開什么玩笑?”

王佳佳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著張鋒。

“如果你不需要錢,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先說好,你別指望我會以身相許什么的不現實的話。你固然救了我的命,但不代表我要無條件服從你的要求。”王佳佳后退兩步,謹慎的防備著他。

張鋒苦笑不已,搖了搖頭:“你的戒心還真是強啊,放心,我不要你的錢,也不要你的人。相反,我還要幫你。把你的交易說給我聽聽吧,說不定我可以幫你搞定這一筆交易!”

“什么?”王佳佳吃驚的看著他。

難以理解,王佳佳不明白,為什么這個萍水相逢,甚至在這之前都完全沒有見過面的男人,不止救了她的命,現在還要來幫助她,這到底是為什么?這么做對張鋒又有什么好處?難道這家伙純粹就是想幫助她?是上天派過來的守護神?

這個想法太中二了,王佳佳立即就打消自己的念頭。

那么,對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這么看著我干嘛?”張鋒疑惑的皺起眉頭。

“你還是不打算告訴我嗎?那我就真的沒辦法幫助你了,你走吧,離開這酒店我看看你到底能活多久。”

張鋒撇嘴笑了一聲,坐在椅子上繼續吃著蘋果,一副對王佳佳失去興趣的樣子。

——

 

第6章戲耍

這話嚴重的刺激了王佳佳,畢竟關乎生命的安危,內心掙扎了好一會兒之后,她才緩緩說道:“交易是為了購買一份合約。那男人叫陳洪,他手上有幾分小型企業收購的合約。這份合約對我們公司十分重要,我跟他交涉之后,他答應把合約賣給我,不過需要現金交易,我只好去銀行取錢,在餐廳跟他交易的時候,除了錢之外,他提出了更過分的要求,我才會當場跟他鬧翻。接下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原來如此!”張鋒恍然大悟。

這么說起來的話,那就一切都對得上號了。

他下車的時候,王佳佳進了銀行,然后就馬不停蹄的去餐廳跟那中年男人見面,之后的雙方一觸即發,大打出手,就是因為這個交易。

張鋒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提出更過分的要求是什么?”

“你關注的重點到底是什么?”王佳佳有些嗔怒,一張臉都紅了。

不用回答,張鋒也知道了,肯定是貪圖王佳佳的美色,讓她陪睡什么的。

“就是這樣啊,未免太簡單了點吧,一點挑戰力都沒有。”張鋒靠著椅子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

“什么鬼啊?”王佳佳一雙美麗的眼睛睜得巨大,已經震驚的一句話說不出來了。

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來頭?為什么會無比狂妄的說出這樣的話?這是過分自信,還只是夸大其詞的吹噓?

“你知道那朱洪是什么人嗎?他公司勢力也很大,或許他的財力不如我們王家,但是他培養的手下,他強大的實力,都不是任何人可以隨便抗衡的。在餐廳的時候你也見到了,我帶過去的那些頂級保鏢都發揮不了作用,全部被他的人給打得落花流水。這就是他超乎想象的實力,而你現在竟然說的這么輕松!”王佳佳不停的郁悶的搖頭,他現在算是知道了,自己遇到了一個白癡,徹頭徹尾,不知死活的白癡。

張鋒一臉淡然的笑道:“原來你帶過去的那些不堪一擊的家伙就是傳說中的頂級保鏢,真的很讓人失望啊!”

“你…”王佳佳死死的咬著牙齒,一張臉漲的通紅,但卻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她帶過去的人全部被擊潰了不說,最后還是靠著張鋒才把她從虎口當中救出來。

張鋒擺了擺手:“好了,不要跟我爭論了,沒有意義。現在要說的事情就是一件,那就是等著我從那家伙手里把合約給你弄過來。”

深吸了幾口氣之后,王佳佳的情緒慢慢平復,但還是很懷疑的盯著張鋒:“你能辦到嗎?你打算怎么做?”

“當然能辦到,我接手的任務怎么可能完不成,你好好的在這里休息就行了,剩下來的事情交給我搞定。”

他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王佳佳是不相信張鋒能做到的,也不指望張鋒會做到,她只需要在這里等待兩天,等到外面安全之后,她就可以回到公司,回到父親的身邊,到時就一切都過去了。

至于這個神經兮兮的家伙,隨便他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只要對自己沒有惡意,就沒有什么擔心的。

她是這樣想的!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內,張鋒有空的時候就在研究地圖,王佳佳偶爾會湊近觀察一下,發現張鋒研究的竟然就是寧海市附近的地圖,這讓她驚異不已!

這家伙難道不是寧海市的人?不然還研究什么地圖?

而連地形都不知道,竟然還妄想從陳洪手里把合約拿回來,簡直就是在癡人說夢。

張鋒沒有搭理她,閑著無聊的時候就做做運動,當他脫下衣服在陽臺倒立做俯臥撐的時候,王佳佳整個人都是懵的,看得雙眼發直。

因為張鋒整個上身的肌肉簡直扎實到恐怖,好像猙獰的石塊,每一下動作,都會牽扯全身的肌肉拉扯,看起來更加詭異猙獰。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張鋒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無數條,好像蜘蛛網一樣密布在他身上,根本數不清楚,也根本找不到一塊完整的肌膚。

這家伙,到底經歷過什么?

直到第三天,張鋒正在沙發上睡覺,突然他渾身在劇烈的顫抖,額頭上流淌這汗水,雙手死死的握成拳頭,牙關咬的哥哥作響,臉上的青筋根根乍起。

刷完牙出來的王佳佳見到張鋒這一幕,還以為張鋒犯病了,她在旁邊驚訝的看著,卻不敢靠近,因為她不知道張鋒到底出了什么事,反正看起來是挺嚇人的!

片刻之后,她發現張鋒顫抖的更加厲害,好像一個人不穿衣服躺在雪地里一樣,她忍不住接近張鋒,伸手想要去碰觸。

可就在這時,張鋒猛然睜開了眼睛,一下子從沙發上坐起,把接近的王佳佳給嚇了一跳,急忙收回手,她以為張鋒要嘲諷她。

但沒有,張鋒的電話響了起來。

張鋒隨手抹掉腦袋上的汗水,摸出手機接通電話。

“喂,是張先生嗎?”那頭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有些清澈爽朗。

張鋒輕笑一聲:“怎么是你打電話過來?不應該是董事長嗎?”

“董事長很忙,他讓我聯系你,我是他的助理,歐陽少榮。之前你說關于王小姐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那頭的男人試探性的問道。

張鋒起身,出了房間,拉上門不讓王佳佳聽到自己通電話,才對電話那頭發出一絲嘲諷的笑聲:“知道又怎么樣?不知道又怎么樣?跟你有關系嗎?”

歐陽少榮沉默了一會兒之后說道:“如果真的跟你說的那樣,那你能把王小姐帶回來嗎?按照你之前說的,付給你二十萬,請你做王小姐的貼身保鏢。”

張鋒很想笑,實際上他的內心已經在猖狂的大笑,不過并沒有表露在電話之上。

所謂的寧海市最大企業的老板又如何,還不是被他耍得團團轉,這不就是打電話回來求他了。

不過這還不夠,玩的還不夠過癮!

張鋒嘴角掛著邪魅的笑容,繼續說道:“就這么簡單嗎?之前我主動提出來的時候,你們不是拒絕我了嗎?而且,讓你個助理跟我說,好像是給我安排任務一樣。為什么不讓你們董事長直接來跟我交談?連這點誠意都沒有嗎?”

——

與“超能狂兵”相關文摘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