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楊奕)無彈窗全文閱讀全本小說

鑒寶

時間:作者:庾樂來源:WD

鑒寶(楊奕)免費在線閱讀,鑒寶無彈窗全文閱讀全本小說作者庾樂寫的一本都市最新小說精彩試讀:社會苦苦掙扎的楊奕,因禍得福,得到馬王爺神像的第三只眼的傳承,能看破真偽,亦能透徹人心。從此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江州市到整個嶺南,到內地,然后到港澳臺,最后到全世界,一枚閃耀的新星崛起。無論是各種古玩,還是驚心動魄的賭石等,都留下了他的傳說。金錢、美女唾手可得,生活如此多嬌!...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鑒寶》在線閱讀精彩內容

第六章歸家

楊奕回老家的前一天,就接到叔叔的電話,話語中有點責怪,表示這兄弟間不需要那么那么客氣,直接回來喝杯喜酒就好,不過,聽得出還是挺高興的。

近五千元的禮物,放在農村里面也是一件厚禮,讓婚禮增色不少。

他表示,貨到了,沒有馬上安裝,希望楊奕早點回去。他準備留在結婚那天,再抬進屋,這樣倍有面子。

“叔,我盡量早一點,主要我這邊還有點事忙。”楊奕開口道。

趁著這兩天,楊奕瘋狂地壓榨那只豎眼的使用時間,無非就是想要在回老家前,多賺一些,人都是要面子的。

然后,接下來的一天,楊奕都是白忙,沒有絲毫的收獲。可見,撿漏不是那么容易的。別看古玩街千千萬萬的古玩,但真品少得可憐。那些想要靠撿漏發大財的,概率跟買彩票高不到哪里去。

車票他一早就預定好,是家鄉的私人車,小中巴,坐十多個人的那種。

這種車子坐得其實并不舒服,但好在人家通常會接送。只要你給個地址,別人就能到你指定的地點接你,回到老家,還能送上門,方便得很。

半夜出發,第二天一早,就到老家。看著外面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楊奕感概萬千。時隔四年,他又回來了。

因為家鄉鼓勵發展水果種植,現在很少能看到農田,所有空閑的荒地等,都種植了果樹。這個時候,正值開花的時節,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李花,煞是好看。

坐在楊奕后面的兩三個婦女,這時一直在討論近兩年來李子的收成跟熱銷,誰誰家賺了多少萬等等。

楊奕才發現,在家鄉比外出要好了。想想自己父親,十多年前就外出打工。那時候在家鄉根本就是混吃等死,沒什么收入可言。在外面,好歹混個三兩萬一年。

他記得自己奶奶調侃過楊奕的父親,說小的時候,楊奕的父親讀書非常厲害。不過,就是沒有長遠的目光。

在當時,讀好書,以后不就是當個老師什么的,當教師在以前也就一百幾十塊錢一個月。他老子覺得,到外面怎么混也不止這個數吧!于是,他戳了學,到外面廝混。

這一點,不得不說,跟楊奕是一模一樣的。因此,他奶奶總是說,他們兩父子就是一個脾氣,犟,都有主見,卻不怎么聽勸的人。

“響水的到咯!帶齊行李準備下車了哈!”司機喊道。

楊奕立即收回思緒,捉起背包就起身。下了車,馬上發現村子的氛圍充斥著一股喜慶的味道。

“哦喲!這不是小奕嗎?你好多年沒有回來了吧?”一個大嬸眼尖,當場認出楊奕來。

“七嬸你這是越來越年輕了呀!”楊奕恭維一句。

“今天你堂弟結婚,我就說你肯定會回來的。”

聊了幾句沒什么營養的,楊奕就趕緊朝老家趕回去。他剛離開,身后就響起陣陣的議論聲。

“他就是當年姓楊佬的第一位大學生呀?看起來還斯斯文文的,只是沒想到混得那么差。”一個剛嫁到這村子不到三年的少婦開口八卦道。

“你不知道,當時他姓楊佬有多神氣呀!請了很多人,后來丟臉了吧!”

“可不是嗎!都被學校強行退學了。”

“要我說,他也夠不爭氣的。”

……

還沒到家門,就看到老家門口的曬谷坪架起火爐、擺好桌子等等,搞得熱火朝天,一些早到的客人正在圍在一起聊天,相互恭喜等等。楊奕的父母、大伯、三姑六婆等都在。

“小奕回來了。”四姑忽然說道。

所有人都朝正在走回來的楊奕看過來,臉色各異。

“坐車暈車沒?剛好熱了一些包子,來吃點吧!”楊奕的老媽接過背包,她知道自己的兒子有時候會暈車,見楊奕臉色有點疲憊,心疼道。

“媽,這次我沒暈車,但剛下車也不想吃東西。”

他開始對叔伯嬸娘等人問好,一些有印象的在場人士,也客套幾句。

那些心里雖然看輕這個年輕人,卻也給面子,沒有揭傷疤,提當年的事情。尤其是得知楊奕送了一臺近五千元的洗衣機,有兩三個人還贊挺大方的。

“我奶奶呢?沒起床?”楊奕問老媽。

“在里面呢!哪能還睡覺?我們一大早就起來了。你三叔他們也就睡了三五個鐘頭。”

“我去找奶奶說話。”

“去吧!你都三四年沒回來,你奶奶想你。”楊奕的老子揮手把楊奕趕走。他對自己這個兒子最欣慰的,就是還懂得孝順老人。

盡管那么久沒有回來看老人家,但幾乎每個月都會打電話跟老人聊上好久,逢年過節,都會寄點錢回去。

這一點,在所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中,算是做得最好的了。

昨晚,老母親還說著,這三四年,小奕給她寄了很多錢,會經常給他打電話。不像那幾個丫頭,出去后都要把她這個奶奶給忘了。

“楊二,什么時候喝你兒子那一杯?他是大哥,應該結婚了。”在場的人見楊奕離開,開始“攻打”楊奕的父親。

楊奕的父親排行第二,所以很多人都喊他楊二。

“年尾就喝他那杯呀!最好是你那個第二的仔也同一年,你們這家今年就三個喜事了。”其他人紛紛開玩笑道。

“就是還沒咯!大家有合適的姑娘,最好幫忙介紹個。”楊奕的母親倒是一個會交際的人。作為母親,不著急當奶奶,那是不可能的。

“沒問題呀!就不知道你家小奕能不能看上人家,畢竟他是大學生。”一個婦女說道。

楊奕的父母眉頭不經意皺了一下,那八婆明顯是找茬的。雖然兩人也不經常在老家這邊,卻也知道,眼前這八婆滿村子唱衰小奕。

現場的氣氛,立即有點尷尬起來。楊奕的那些姑姑嬸嬸都頗為不滿地瞪了一眼那八婆,暗道:今天又不是你家兒子結婚,刷什么存在感?

從昨天開始,這八婆就一直吹自己兒子結婚那天怎樣、怎樣,特煩,好像人家的婚禮都比她的寒酸似的。

現在又拿小奕的陳年舊事說事,真是讓人憎恨!

不過,有一個事實不能否認,人家的兒子確實能干,在市區開了一個家電商場,據說現在資產都超過百萬了。在同齡人中,讀書不是最多的,卻是混得最好的一個。

 

第七章外公的驚喜

屋外面的暗波洶涌,楊奕沒有功夫理會。到屋里面,正好碰到走下樓的奶奶。她本來跟幾個人在房間聊天的,但得知自己愛孫回來,馬上放棄閑聊。

“變瘦了呢!在外面很苦吧?”奶奶拉著楊奕的手細細打量。

這兩三天,都在外面曬,能不黑嗎?還好,額頭處的傷口已經完全愈合,只留下一個小傷疤,很淡,影響不大。楊奕猜測,應該也是那只豎眼的功勞。

“不苦,只是平時有點忙,所以這三四年來都沒能回來看你老人家。”楊奕開口道。

“阿四呀!去洗一個蘋果給小奕吃。”奶奶發布號令。

聽到這話的四姑有些無奈,讓她一個姑姑給侄子洗蘋果,也就您老能喊得出口呀!

楊奕也是哭笑不得,看見四姑秋后算賬的眼神,連忙開口:“奶奶,不用忙,我剛下車不怎么想吃東西,喝口水就好。”

“嗯!也對,那樣阿四你去倒杯茶過來。”

得!四姑徹底死心了,自己老娘真坑。

又碰到正在忙碌的三嬸,楊奕立即恭喜:“三嬸,很快有孫子抱了。”

“希望就是這么希望啦!小奕你也太破費了。洗衣機不用買那么貴的。你如果回來早一個鐘頭,都可以跟著去接新娘。”三嬸笑道。

楊奕的大姐、堂妹、堂弟他們就跟著去湊熱鬧了。去的兄弟姐妹越多,就越給女方面子,也越能顯示男方家庭的底蘊。

“奶奶,我這當大哥的,需要做點什么的嗎?”楊奕詢問道。對于這些禮節,他是不怎么懂的,一般也很少年輕人懂,都是長輩提醒的。

“也沒什么指定要當大哥做的,你都送了禮物的。另外,還沒結婚,不然等新娘進門的時候,跟我們這些長輩給他們兩口子掛一個紅包就好。”奶奶想了一會說道。

一定要說需要大哥幫忙的,可能就是去接新娘了。不過,楊奕晚回來了一步,沒能趕上。

二姑在旁邊提醒,表示楊奕的大姐就是封個紅包:“封個紅包也好。”

在他們這種鄉下,當地風俗就是這樣,新娘、新郎進門,長輩給他們掛紅包,脖子上的紅包越多,就越有面子。

楊奕微微點頭,心里暗想著放多少錢。兄弟就那么三兩個,這時候不能吝嗇的。作為大哥,一定要弟弟長臉,畢竟這一天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天,不能讓那些來賓看輕。

陪奶奶一段時間,楊奕跟老媽去了一趟外公家。難得回來一趟,應該去探望他老人家的。外公家不遠,只有三四百米的距離。

以前,還有人開玩笑,這邊磨一個豆腐,到門口喊一聲,都能將親家喊上來一起吃。這樣的情況,在農村其實并不罕見。

外公以前是個老兵,到現在還改不了老兵的蠻橫脾性,在村里面是一個難纏的角色,人家差點沒當面叫老流氓。

他很難得地語重心長地跟楊奕講:“小奕呀!這里沒外人,外公也就不怕訓你。你現在年紀也不小,看你三弟都結婚了,你們兩兄弟還是光棍,得努力呀!你爸媽在外面買了屋地,兩兄弟就要省點錢,將屋子蓋起來,找XF也好找一點不是?”

他是聽女兒說過,這幾年來,小奕工資很少寄回給老爸老媽。

楊奕聞言點頭,也清楚老爸將存款全掏出來,在城市的城鄉結合部買了地皮,三十多萬。就想著今年向別人借些錢,把樓房建起來,好讓兩個兒子結婚用。

“現在鋼材價格降了很多,建樓房可以省下一兩萬。我目測一下,你們可以先建兩層起來,暫時不裝修,住著先,以后有錢了再弄好點。”外公出注意道。

“你爸也是這么想的。”楊奕老媽對兒子說道。

本來報建是四層,但暫時沒有錢呀!楊奕的父親算了一筆賬,在那兒建四層,加上裝修,沒有六七十萬弄不好。但如果只是弄兩層,把殼弄出來,二十萬左右就好。

“小奕你現在工資多少?”外公直接問道。

楊奕遲疑了一下,心想著怎么說好,畢竟現在情況不一樣,不靠拍賣行那三千左右的工資吃飯。

見楊奕遲疑,還以為他工資低,不好意思說出口,外公將語氣緩下來:“你把工資省下一半左右,都能給家里減輕不少負擔的。”

“我知道,過兩天我先轉十萬過去,讓老爸把前期的地基打好。還有些資金,我需要點時間變現,這兩個月肯定能轉回去。讓老爸直接規劃四層,裝修好點。”

此話一出,楊奕的外公、老媽都愣住,嘴巴張大,半餉沒說出話來。

“十萬?還有其他資金?”楊奕的外公回過神來,忽然發現,這小子似乎對家里隱瞞很多呀!

不過,他心里極為高興。外孫厲害,他臉上也有光。這三四年,村里那些長舌的家伙詆毀自己外孫,都跟人家吵了好幾架,差點沒打起來。

“這幾年,多少積累了點資金,然后學了點東西。”楊奕沒有完全交代,撿漏這些事情,也不需要說太多。

“好,好,那就好!我就說,你小子自小聰明,怎么可能混得比別人差。”外公顯然很開心,激動得老臉都有點潮紅。

楊奕的老媽反應過來,心里也是驕傲,都說兒子都是母親的驕傲,一點沒假。只要兒子做出一點點成就,在母親的心里、嘴上都會無限放大。

她想著,等自家的樓房建起來,也是時候物色兩個好的EX婦了。

“你小子呀!跟小時候就是一點沒變,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憋著。”外公感嘆道。

這個外孫長得文靜,以前在學校會被人欺負,卻從不跟家里說,憋著一口氣,有機會再找回場子。現在也是,估計被四年前的事情刺激到,一直沒有回來,也從沒有跟別人說自己在外面的經歷。

“這樣也好,讓某些人睜大他們狗眼瞧瞧。以前我外孫讀書比他們的小家伙牛,現在他們還是得抬起頭看人。”

聊著聊著,就到了中午,楊奕的父親來電話,要他們回去吃飯,順便將外公喊上。

“外公,這些錢你留著平時買菜。”楊奕塞了兩千塊過去。

“這么多?好,外公我不客氣了。”

外公微微一驚,隨即樂呵呵地收下,知道外孫賺了錢,安心收下,后輩給的孝敬,他一般不推辭,趕緊把錢鎖在家里,忽然又不放心一樣,再次拿出來,隨身帶。

 

第八章鎮住場面

回到去,好幾樣菜已經擺好桌,奶奶發現楊奕跟他外公一起走過來,連忙招呼:“親家,坐這一桌,差兩個人,你跟小奕過來,阿英你去別桌。”

在場的,幾乎就她的輩分最大,所以說的話跟圣旨一樣。楊奕的老媽只好點頭,知道這媽就喜歡小奕。作為大孫子,通常都很得老人家疼愛的。

路過另一桌的時候,有人忽然開口:“小奕,今天你三叔娶EX婦,你不敬他一杯?”

“是咯!是咯!說不過去。”其他人紛紛附和,甚至有人開始給楊奕倒酒。

楊奕臉色一變,他不喝白酒,啤酒還能喝幾杯,倒不是他矯情。三叔可能喝得有點多,也忘了楊奕不能喝酒的事實,居然也舉起杯來。

“行,那就喝一杯吧!祝三叔年尾當爺爺。”楊奕拿起一杯,強忍著對白酒的不適,一口灌了下去。

“好酒量,阿奕這幾年出去,酒量練得不錯呀!來,我跟你喝一杯。聽說你現在崗位不是太好,這樣吧!這杯喝下去,到我家電商場當個小經理,以前畢竟也是同學,大家熟。”一個年齡跟楊奕差不多的家伙親自倒了一杯滿滿的。

“李老板都這么說,小奕干了它。”

“沒有錯了,難得李老板那么顧忌情誼。”

……

楊奕還沒開口,他的外公就發火了。

“滾犢子,想喝酒是吧?你他娘的有種跟我喝幾瓶,誰先逃,誰的種沒屁.眼。”楊奕外公這大嗓子一吼,現場立即安靜下來。論喝酒,還真沒多少人跟這老家伙死磕。

“外公你坐,今天我三弟的大好日子,不要鬧。”楊奕先安撫好自己的外公。

然后拿起一杯茶,對那位小學同學笑道:“我楊奕從小到大不怎么碰酒,但今天我叔跟我碰杯,我肯定得喝。不是我掃老同學興,以茶代酒吧!作為老同學,你也應該知道我的脾氣。至于崗位,我其實很滿意現在的工作,多謝了。”

現場的一些老人家,看見楊奕如此得體地化解場面,都微微點頭,暗想人家讀書多就是不一樣。

沒有誰的眼睛是瞎的,都清楚是那伙人先找茬,實在是有點不像話。

“我外孫現在身家上百萬,你請得起?”楊奕的外公不情不愿地坐下來,還是嘟噥一句,雖然話音不大,卻周圍的人都聽清楚了。

所有人一愣,不是說小奕混得不好嗎?怎么忽然就身家百萬了?逗我玩吧?你這大炮嘴吹牛?

楊奕的奶奶也清楚親家的性格,喜歡吹牛皮,不過,這玩笑開得有點大,會讓自己孫子難堪的,于是急忙招呼:“來,坐滿了就動筷子,都多吃點,別客氣哈!”

還有一個不怎么樂意的人,那就是楊奕的母親。他兒子如果真是扶不上墻的爛泥也就算了,但小奕不比你們差,還說三道四,太不像話。

那老同學愣過之后,勉強擠出點笑容來:“行,老同學還不清楚你?看來是我癡心妄想了,你這高材生不好請。”

只是,心底鄙夷:都三四年沒回家,混得好會這樣?不領情就算了。

“老師,好久不見,您身體還是那么健朗。”楊奕磚頭看到小學的老師,立即拋下所有人,恭恭敬敬地朝那老師走去,送去問候。

那老師已經七十多歲,一頭白發,早些年就退休了。他對楊奕這個學生印象還很深,對剛才他的表現表示滿意。

同樣是學生,姓李的那家伙不僅沒有問候,還說了兩句他的笑話。跟楊奕一比,真是天差地別。

“你們那一屆,是我們小學最輝煌的一屆,考上鎮中學重點班的就超過十個人。你們這些兔崽子都該打,一個個畢業之后就沒聯系過,連高考那么大的事,也沒有通知老師。”說到最后,老師以教訓學生的口吻教訓道。

對于這一屆的學生,尤其是楊奕這些好學生,他一直都很關注的。他們高考的那年,也密切留意,得知他們當中,有七個人考上重點大學,他破例喝了兩杯酒。

聽到這話,楊奕十分慚愧。這件事,當時班長跟他說過,說老師現在老了,高考成績出來那天,一直在等大家的好消息。莫名的,大家心里都是酸酸的感覺。

“是,是!老師,我們這不是都考得不夠好,沒臉跟你匯報嘛!”楊奕立即認錯。

“放屁,那一年全市考上重點大學的也就一百多人,我教出的班就貢獻了七個人。”這事似乎是老師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說起來特別得勁。

一個不怎么和諧的聲音傳來,正是之前那八婆,也是姓李那家伙的老娘小聲自言自語。

“讀書好有什么用?”

老師臉色微沉,情緒被壞了不少,低落道:“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了。可能都不記得我這老頭子咯!”

實在是跟他聯系的學生太少了,從教二三十年,年年都送出去一批學生,但還能回頭看老師的人罕見。

楊奕微微皺眉,對那村婦的印象委實是太壞了。

“老師您千萬別這么想,大伙怎可能忘了您老。前段時間,老班長還跟我提起您,希望大家抽空回來看望您老呢!他們只是太忙了。女生的情況我不是太清楚,差不多都結婚了吧?文波搞游戲開發,您看,這就是他弄出來的手機游戲。老班長在羊城,聽說在工商部門上班。瑞潤那家伙更厲害,跑京城去,在航天部門上班,以后的科學家,想要見他可是有點難呀!”

容楊奕將當初那幾位成績好的同學的情況一一爆出來,在場的人都一愣一愣的。

開發游戲?聽起來很高大上的樣子,現在手機普及,誰的手機上沒有一兩款手游。尤其是那些空閑的家伙,能對著手機玩一整天的斗地主什么的。

工商部門?那豈不是官員?就是姓李那家伙也一怔,他也不清楚這么一回事。如果是真的,以后要多點跟老班長聯絡感情才行。他開家電商場的,跟工商部門的聯系比較多。

而跑京城去的那位,徹底將大家鎮住。京城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神圣的地方,有本事的人才能去的。另外,科學家這名頭也有點嚇人。

“好,好!科學家好。”今天,這位老教師太高興了。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教出一個科學家來。

“瑞潤為國家航天事業做貢獻,你們就不要去打擾他了。”老師接著說道。

“別人混得好,又不是你,起什么勁?”

不得不說,那村婦有點欠罵,一個勁要讓楊奕出丑。如果不是還有那么一點親戚關系,三叔他們都要趕人了。

老師也瞪了一眼,但似乎也有點好奇,悄悄問楊奕:“你呢?在外面做點什么?如果崗位不好,一定要讓那幾個小子幫幫忙,就跟他們說,是老師吩咐的。”

他這話,也是在關心楊奕。

與“鑒寶”相關文摘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