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免費在線結局完本閱讀

鑒寶

時間:作者:庾樂來源:WD

鑒寶楊奕免費在線結局鑒寶完本閱讀作者庾樂寫的都市小說在線閱讀:社會苦苦掙扎的楊奕,因禍得福,得到馬王爺神像的第三只眼的傳承,能看破真偽,亦能透徹人心。從此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江州市到整個嶺南,到內地,然后到港澳臺,最后到全世界,一枚閃耀的新星崛起。無論是各種古玩,還是驚心動魄的賭石等,都留下了他的傳說。金錢、美女唾手可得,生活如此多嬌!...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鑒寶》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八章鎮住場面

回到去,好幾樣菜已經擺好桌,奶奶發現楊奕跟他外公一起走過來,連忙招呼:“親家,坐這一桌,差兩個人,你跟小奕過來,阿英你去別桌。”

在場的,幾乎就她的輩分最大,所以說的話跟圣旨一樣。楊奕的老媽只好點頭,知道這媽就喜歡小奕。作為大孫子,通常都很得老人家疼愛的。

路過另一桌的時候,有人忽然開口:“小奕,今天你三叔娶EX婦,你不敬他一杯?”

“是咯!是咯!說不過去。”其他人紛紛附和,甚至有人開始給楊奕倒酒。

楊奕臉色一變,他不喝白酒,啤酒還能喝幾杯,倒不是他矯情。三叔可能喝得有點多,也忘了楊奕不能喝酒的事實,居然也舉起杯來。

“行,那就喝一杯吧!祝三叔年尾當爺爺。”楊奕拿起一杯,強忍著對白酒的不適,一口灌了下去。

“好酒量,阿奕這幾年出去,酒量練得不錯呀!來,我跟你喝一杯。聽說你現在崗位不是太好,這樣吧!這杯喝下去,到我家電商場當個小經理,以前畢竟也是同學,大家熟。”一個年齡跟楊奕差不多的家伙親自倒了一杯滿滿的。

“李老板都這么說,小奕干了它。”

“沒有錯了,難得李老板那么顧忌情誼。”

……

楊奕還沒開口,他的外公就發火了。

“滾犢子,想喝酒是吧?你他娘的有種跟我喝幾瓶,誰先逃,誰的種沒屁.眼。”楊奕外公這大嗓子一吼,現場立即安靜下來。論喝酒,還真沒多少人跟這老家伙死磕。

“外公你坐,今天我三弟的大好日子,不要鬧。”楊奕先安撫好自己的外公。

然后拿起一杯茶,對那位小學同學笑道:“我楊奕從小到大不怎么碰酒,但今天我叔跟我碰杯,我肯定得喝。不是我掃老同學興,以茶代酒吧!作為老同學,你也應該知道我的脾氣。至于崗位,我其實很滿意現在的工作,多謝了。”

現場的一些老人家,看見楊奕如此得體地化解場面,都微微點頭,暗想人家讀書多就是不一樣。

沒有誰的眼睛是瞎的,都清楚是那伙人先找茬,實在是有點不像話。

“我外孫現在身家上百萬,你請得起?”楊奕的外公不情不愿地坐下來,還是嘟噥一句,雖然話音不大,卻周圍的人都聽清楚了。

所有人一愣,不是說小奕混得不好嗎?怎么忽然就身家百萬了?逗我玩吧?你這大炮嘴吹牛?

楊奕的奶奶也清楚親家的性格,喜歡吹牛皮,不過,這玩笑開得有點大,會讓自己孫子難堪的,于是急忙招呼:“來,坐滿了就動筷子,都多吃點,別客氣哈!”

還有一個不怎么樂意的人,那就是楊奕的母親。他兒子如果真是扶不上墻的爛泥也就算了,但小奕不比你們差,還說三道四,太不像話。

那老同學愣過之后,勉強擠出點笑容來:“行,老同學還不清楚你?看來是我癡心妄想了,你這高材生不好請。”

只是,心底鄙夷:都三四年沒回家,混得好會這樣?不領情就算了。

“老師,好久不見,您身體還是那么健朗。”楊奕磚頭看到小學的老師,立即拋下所有人,恭恭敬敬地朝那老師走去,送去問候。

那老師已經七十多歲,一頭白發,早些年就退休了。他對楊奕這個學生印象還很深,對剛才他的表現表示滿意。

同樣是學生,姓李的那家伙不僅沒有問候,還說了兩句他的笑話。跟楊奕一比,真是天差地別。

“你們那一屆,是我們小學最輝煌的一屆,考上鎮中學重點班的就超過十個人。你們這些兔崽子都該打,一個個畢業之后就沒聯系過,連高考那么大的事,也沒有通知老師。”說到最后,老師以教訓學生的口吻教訓道。

對于這一屆的學生,尤其是楊奕這些好學生,他一直都很關注的。他們高考的那年,也密切留意,得知他們當中,有七個人考上重點大學,他破例喝了兩杯酒。

聽到這話,楊奕十分慚愧。這件事,當時班長跟他說過,說老師現在老了,高考成績出來那天,一直在等大家的好消息。莫名的,大家心里都是酸酸的感覺。

“是,是!老師,我們這不是都考得不夠好,沒臉跟你匯報嘛!”楊奕立即認錯。

“放屁,那一年全市考上重點大學的也就一百多人,我教出的班就貢獻了七個人。”這事似乎是老師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說起來特別得勁。

一個不怎么和諧的聲音傳來,正是之前那八婆,也是姓李那家伙的老娘小聲自言自語。

“讀書好有什么用?”

老師臉色微沉,情緒被壞了不少,低落道:“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了。可能都不記得我這老頭子咯!”

實在是跟他聯系的學生太少了,從教二三十年,年年都送出去一批學生,但還能回頭看老師的人罕見。

楊奕微微皺眉,對那村婦的印象委實是太壞了。

“老師您千萬別這么想,大伙怎可能忘了您老。前段時間,老班長還跟我提起您,希望大家抽空回來看望您老呢!他們只是太忙了。女生的情況我不是太清楚,差不多都結婚了吧?文波搞游戲開發,您看,這就是他弄出來的手機游戲。老班長在羊城,聽說在工商部門上班。瑞潤那家伙更厲害,跑京城去,在航天部門上班,以后的科學家,想要見他可是有點難呀!”

容楊奕將當初那幾位成績好的同學的情況一一爆出來,在場的人都一愣一愣的。

開發游戲?聽起來很高大上的樣子,現在手機普及,誰的手機上沒有一兩款手游。尤其是那些空閑的家伙,能對著手機玩一整天的斗地主什么的。

工商部門?那豈不是官員?就是姓李那家伙也一怔,他也不清楚這么一回事。如果是真的,以后要多點跟老班長聯絡感情才行。他開家電商場的,跟工商部門的聯系比較多。

而跑京城去的那位,徹底將大家鎮住。京城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神圣的地方,有本事的人才能去的。另外,科學家這名頭也有點嚇人。

“好,好!科學家好。”今天,這位老教師太高興了。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教出一個科學家來。

“瑞潤為國家航天事業做貢獻,你們就不要去打擾他了。”老師接著說道。

“別人混得好,又不是你,起什么勁?”

不得不說,那村婦有點欠罵,一個勁要讓楊奕出丑。如果不是還有那么一點親戚關系,三叔他們都要趕人了。

老師也瞪了一眼,但似乎也有點好奇,悄悄問楊奕:“你呢?在外面做點什么?如果崗位不好,一定要讓那幾個小子幫幫忙,就跟他們說,是老師吩咐的。”

他這話,也是在關心楊奕。

 

第九章齊聚一堂

楊奕的母親在丈夫耳邊嘀咕了幾句,目光看向自己的兒子,滿是驕傲。當然,心里還有些心疼,猜測兒子這三四年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頭。

“真的?”楊奕的父親眼睛瞪大。

“兒子還能騙我?”楊奕的母親何小英不滿道,對丈夫這種反應不怎么滿意。

“好,那就好。這小子,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不跟家里商量的。”

見老師問到,楊奕只好簡單說兩句自己:“我的工作就沒有他們體面了。你知道,我大學讀的是考古專業。退學后,在拍賣行找了份工作,學了點鑒定古董的知識,現在就做這種工作。”

“古董?”不少人微驚,尤其是李同學。他見過幾位合作伙伴玩古董,隨便拿出一件,就可能十多萬,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他開始有點相信前面楊奕外公的話了。

那家伙有點后悔剛才的行為,更后悔沒有跟這些讀書好的同學多聯系。

其實,還是他心里的自卑在作怪。在小學的時候,楊奕等人在學習上就壓著他,總是他們在出風頭,所以在他混出頭之后,了解很多大學生還不是幫人打工?于是,對以前的老同學,就越發看不上眼。

“很賺錢的吧?”有人問道。

“那可不一定,看你有沒有眼力,看漏眼的話,損失也大。”其他的,楊奕不想多說。

不少人面露復雜之色,暗想以后得讓家里的后輩多跟楊奕聯絡才行。在他們潛意識里面,古董都是財富的象征,所以在他們眼里,楊奕自然成為了財神爺一樣的存在。

一些人暗自僥幸,還好,自己沒有多嚼舌頭,說人家壞話。

老教師不顧大家勸,愣是要喝兩杯。作為一名教師,看見學生有出息,那是最值得欣慰跟高興的。

而楊奕的奶奶等至親也非常高興,家族中出了一個厲害人物,他們臉上有光不說,更重要的是以后有了可以靠背乘涼的大樹。

“吃飯,吃飯,大家吃好點,招呼不到呀!”楊奕的奶奶開口。

這回,真的沒人敢看輕這個老太婆了。誰不知道,他們婆孫兩人的關系親?接下來,氣氛就更好了。一個個敬酒都不敢灌主人家喝,幾乎都是自己干了,然后讓楊家的人隨意。

至于之前一直找茬的那村婦,見形勢不妙,而且沒臉待下去,趁機找個機會,說家里有點急事,偷偷離開,連飯都沒吃。

飯后,前來攀交情、套親近的親人忽然多了起來。一個個都專攻楊奕的奶奶,還有爸媽。

“二哥,我鄰居有個女兒,也是大學生,現在教書,長得水靈。我看呀!跟你們家小奕挺般配的,要不要讓他們嘗試交往一下?就算這個事不成,也可以交朋友嘛!”一個婦女對楊奕的父親說道。

“這事得看那小子,你也知道,他從小到大,就沒有服從我管教過,他總有自己的想法。”楊奕的父親無奈道。

他也不傻,現在自己兒子是個香餑餑,EX婦很難找嗎?

楊奕則是找奶奶,要了兩個空的大紅包,從背包拿出兩萬塊,將那些三姑六婆嚇了一大跳。

“就封九千九百九十九吧!長長久久,好意頭!”楊奕開口道。

二姑苦笑:“你這當大哥的,真是沒法說了。”

她都四十多歲數的人,還從沒有見過這么大的紅包。不得不說,這兩個紅包掛出去,絕對是全村子最有面子的,誰不服可以將紅包再弄大點,就怕沒有人舍得。

要知道,他們辛辛苦苦打理水果一大年,也就十萬八萬的收入。比起以前,好像好了很多倍,但大大兩萬塊拿出來封紅包,一定會讓人叫瘋子的。

“你姐跟你二妹嫁得早,真是舍本了。還是后面沒結婚的有福氣。”四姑也笑道。

尤其是楊奕的親弟親妹,可以預見,這家伙絕對會送上一份豪禮。

楊奕取了不少現金出來,也當場給這些姑姑嬸嬸每人一千塊的菜錢,剩下的五千都留給了奶奶。

“姑,你們家我就暫時不去了。下次回來一定到,主要是那邊有事要忙。”楊奕對那些姑姑們說道。

沒多久,新郎新娘就回到村子,現場立即跑得七七八八,全都去湊熱鬧。而楊奕的奶奶她們,也開始忙碌準備起來。

三叔的酒醒了不少,在大伯的提醒下,兩夫婦在大廳做好準備。

“新郎新娘,你們站在那,先別過來。鳴炮的人呢?吉時就快到,時間一到,馬上點炮。你們幾個,在這排兩排,等新郎新娘過去的時候,將禮花暴起來。”有一個老道的人一絲不紊地指揮道。

楊奕的大姐、堂妹等人,看到楊奕,都很開心,兄弟姐妹們也很少那么齊聚過。

“大哥,我們還以為你能一起去接新娘呢!我們去接新娘的時候,那邊好無語,十多個女孩子在房間頂著門,我們都推不開。”那些堂妹圍著楊奕,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之所以跟楊奕那么好,是因為這個大哥對她們寵愛,通常沒錢用,跟大哥說一聲,他都會打錢過去。有什么煩心事,她們也很樂意跟這個大哥講。

“好了,辛苦你們,到旁邊喝口茶,等一會再跟你們說話。”楊奕將他們趕走。

“吉時到!”那名老者大聲喊道。

話音剛落,就響起鞭炮聲,新郎新娘牽著手走紅毯過來,兩邊手持禮炮的人按下按鍵,漫天的五顏六色禮花沖天而起。

楊奕看了眼自己的三弟,小伙子身穿西裝,精神極了。

“好小子,長得比我還高了。”楊奕自語道。

到了門口,新人停下來,長輩們開始給他們倆掛紅包。

“這是我們大哥。”新郎對新娘介紹道。

“大哥好!”新娘很乖巧地問好,兩人差不多高,看起來很登對。

“好,大哥祝你們早生貴子!”然后給他們倆每人掛一個。

明顯大很多,也厚不少的紅包,讓圍觀的人都猜測,到底封了多少錢。畢竟,現在沒有人小看楊奕了。

“多謝大哥!”

楊奕退出去,才跟那些小丫頭聊起天來。她們當中,大部分都到廠里打工,連高中都沒讀,也不知道她們怎么想的。

“大哥,你發財了呀?”最小的丫頭興致勃勃地問道。

她們剛回到來,就聽周圍的人講起自己大哥的事情,才知道,原來她們大哥在外面發達了。

“一個個瘋瘋癲癲的,沒個正經,讀書多好,跑去打工。”楊奕敲了那丫頭一下。

 

第十章飛車黨

當有人將金額透露出去,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上千塊的紅包,在農村十分罕見,更別提近萬元。這回,所有人都知道,老楊家的小奕在外面發達了。

“你呀!以前跟小奕不是玩得還行的嗎?要多點聯系,有他電話號碼嗎?”一個家長對自己家的小子說道。

那年紀跟楊奕差不多的家伙面帶尷尬,小的時候,跟楊奕是還玩得來。但他成績不好,到初中開始,兩人基本上就分道揚鑣,沒什么聯系了。

另外,自從楊奕大學那件事之后,他甚至站在了李大寶這一邊,畢竟現在在人家的家電商場混吃。平時一起吃飯的時候,李大寶挖苦以前那群讀書厲害的老同學,在女同學面前裝逼時,他也只能附和。

“算了,這樣更讓人看不起。”這家伙還算有點骨氣。

此話,讓他老子有些氣結。也怪他當初沒眼光,居然會認為,李大寶那小子比楊奕更有出息,讓兒子去巴結那王八蛋。

老實說,要不是李大寶這幾年發了財,時來運轉,他在村里的人氣,絕對很低的。小的時候,那家伙就到處惹是生非,不是打架欺負人,就是偷東西等,反正不是一個討人喜歡的角色。

新娘那一邊的人了解到這些事情,都頗為開心,曉得嫁對人了。有這么一個大哥在,起碼以后日子不會熬苦吧?

楊奕就好像一劑催化劑,讓整個婚禮的氣氛更加濃郁起來。

這一晚,楊奕的父親可能也是太高興,卸下了一個重擔,喝得很盡興,都醉了,整個人還胡言亂語一通。

次日,楊奕親自弄了一碗醒酒的湯給自己老子。見他喝得嗓子都有點發啞了,不由說了一句:“酒這東西,喝點就好,喝多了也傷身。”

“行,這樣的機會不多。”他父親沒當一回事。

隨即問道:“今天就要過去?”

楊奕點頭:“昨晚我就打電話訂了位置,中午的車,人家會進村接,現在方便了。我過去后,會馬上轉十萬到你賬戶,爸你先選好日子開工,其他的資金不需要擔心。”

“好,我讓你弟也回來幫忙,反正他進廠也賺不了幾個錢。”建樓房,雖然不需要自己動手搬磚等,但也會很忙的。

兩父子說了一會話,直到奶奶找楊奕,才停下一些工作上的交談。外出的孩子差不多都這樣,跟老子交流,三言不離工作,與母親聊天,句句都是生活。

讓楊奕意外的是,在他離開前,竟然收到非常多紅包,有點親戚關系的,幾乎都給楊奕母親塞一個,表示小奕外出工作,祝他工作順順利利,是村子的習俗等等。

“是不是不應該收?”楊奕的母親見兒子臉色不大好正常,立即詢問道。

楊奕給自己老媽一個安心的眼神:“沒事,收了就收了。他們塞給你,肯定也不好意思拒絕。”

另外,既然都有點親戚關系,關系也不能鬧得太僵,讓人覺得你發達就不鳥人了。

當他就要上車的時候,又追過來一個人,正是昨天的老教師。

“那么快就出去了?老師也沒別的表示,見你們有出息,我就高興。”說著話,還一邊往楊奕口袋塞個紅包。

昨天,楊奕還特意找了瑞潤的電話號碼,打過去,讓他跟老師說幾句,最后把聯系方式也給了老師,讓這個老人相當開心。或許,那是他退休以來最開心的一天。

其實,瑞潤僅僅是進入航天航空部門工作而已,離科學家這個名頭還差十萬八千里,但在老師眼里,自己的學生就是未來的科學家。

看著眼前這位老人,在農村的課堂上默默奉獻了幾十年,如今也老了,說不定哪一天意外,就這么離開,楊奕千言萬語說不出口。

“老師,祝您身體健康,明年我們一起回來看望您老人家。”

“去吧!有空給老師打個電話就好,不需要親自回來。瑞潤那么遠,太麻煩了,耽誤工作。”

……

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楊奕有些感慨,感覺有些不真實,一夜之間,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想想這三四年來的日子,放佛還在昨天。

回到江州市,天色已晚,街上的行人也稀稀疏疏,只有街邊一些做宵夜的,還有守在路邊的一些摩托車佬。

這里離他租房不遠,因為是老街區,晚上還挺亂的,垃圾有點多,有些地方甚至污水橫流。

“有機會找個好的環境。”楊奕自言自語道。

這時候,一輛摩托車朝他開過來。楊奕也沒有太在意,這些晚上混吃的,看見背著包的行人,都會湊過去詢問要去哪里等等。

然而,楊奕還沒反應過來,跨在肩上的背包立即被扯走。

楊奕下意識伸手一捉,想要捉住那個摩托車佬的手,卻沒有捉住,意外扯下來一點東西。他認真一看,是那家伙褲頭的鑰匙扣,上面串著幾根鑰匙,還有一個保平安的桃符。

遠處的人也目睹了這一幕,卻沒有一個人伸出緩手,讓楊奕有些失望。

不過,背包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出了一身換下來的衣服,就是那二十多個紅包,多少錢不清楚。

“算了,買個教訓。”主要是那輛摩托車連個車牌號都沒有,楊奕想要追究也沒有辦法,報警沒什么卵用。飛車黨在一些城市很猖獗,有時候警察起不了什么作用,除非政府決心嚴打。

正當他想要扔掉那些鑰匙的時候,目光落在那枚桃符上面。

“咦?”

根據他這些年對古董的接觸,手上的這枚桃符,似乎不簡單。他趕緊啟動豎眼的功能,掃描一遍,還真發現了一層迷人的霞光。

“回去研究一下。”楊奕加快步伐,回到家,針對那枚桃符的外形,在網絡上搜索起來。

桃符雕刻著一個鳳凰,讓人感覺很不對稱,總感覺這只是一半。從雕工來看,離大師手筆也不遠了。

花了大半個小時,還是沒有找到這枚桃符的相關信息。

“明天去找王哥看看,先睡了。”楊奕只好放下研究,而且,明早也應該到拍賣行報道了。據說,換了新的領導,也不知道好不好相處,辭職的想法開始冒了出來。

 

第十一章梅瓶

一覺醒來,楊奕習慣性打理一下形象,然后朝拍賣行走去。昨晚,辭職的念頭冒了出來,但后來一想,認為這份工作還可以繼續待著,對他增長見識有點幫助。

他跟王軍約了中午的一個時間見面,為了解開那塊桃符的秘密。

剛到拍賣行,就發現氣氛不是很對勁。以前,拍賣行沒事做的時候,大家都是很悠閑的,相互吹牛打屁,甚至還有人調侃前臺妹子泡妞。但現在,每個人都似乎戰戰兢兢一樣。

“雄哥,今天大家很勤快呀!”楊奕開口道。

那保安悄悄朝里面看了眼,才偷偷跟楊奕講話:“你小子等會就知道原因了。我們拍賣行不是來了一個領導嗎?是個大美女。”

楊奕一愣:“那不是更好嗎?你們不開心?”

那家伙苦笑:“是美女不錯,但不好相處,才來兩天,拍賣行上下幾乎每一個人都被訓了。”

說完,忽然想到什么,同情地看了眼楊奕。

“怎么?”楊奕被這眼神瞧得有點迷惑。

“我聽說,你被調到她身邊跑腿,你慢慢享受吧!反正……”

話還沒說完,雄哥立即恢復正正經經的模樣,完全將楊奕晾在一邊,放佛跟他不熟一樣,專心守他的門口。

楊奕還沒搞清楚情況,身后就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你就是楊奕?現在跟我出去一趟,你開車。”

楊奕轉身一看,鵝蛋臉、豐滿的嬌軀在職業裝下更加突出,絲襪的誘.惑更讓人想入非非。不過,其臉上寒意讓楊奕清醒過來。

“我就是楊奕,苗總你好!”

楊奕也是一個做實事的人,沒有廢話,馬上投入工作之中。

苗霏心里其實很無奈,這個拍賣行處于頻死的狀態,業務非常差,總部那邊好幾次都要撤掉這里。她被父親扔到這里來鍛煉,許多人都不看好。

本來,還有點不服氣,但來到這里之后,徹底了解這里的一切,心情糟糕到了底線。因此,這兩天自然沒有好臉色對人。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打開局面,將業務提升上去,證明自己。

之所以把楊奕調到她的身邊,就是看中了楊奕務實的性格,兢兢業業在底層混了那么久,對拍賣行很多東西也了解,年輕人也好駕馭一些。

對楊奕的初印象,她還算滿意,人挺精神,廢話不多。

“苗總,準備去哪里?”楊奕坐在駕駛室問道。

“城東九塘村有棟百年老宅,知道嗎?”苗霏問道。

“聽說過,沒有去過。”楊奕只聽人說過,那兒有一位收藏大家,姓朱的,藏品非常之多,足以開設博物館。

如果楊奕沒有猜錯的話,肯定是拍賣行跟那位收藏大家有約定,愿意拿出一兩件藏品在他們拍賣行進行拍賣。

找到那棟老宅倒也不難,車子停在附近的地方,兩人走路過去。

老宅里面保持著園林的風格,假山很多,各種奇花異草讓人目不暇接。一位傭人帶領楊奕他們走進去,然后在一個客廳的地方等候。

沒讓苗霏他們久等,一個中年胖子走出來,肥頭大耳,笑起來有點人蓄無害的樣子。

“成老板,打擾了。”苗霏馬上站起來說話。

這家伙姓朱,叫朱大成,但本人不喜歡別人叫他朱老板,苗霏是查清楚的。

果然,這么叫讓那胖子聽得非常舒心,笑道:“苗總不用客氣,我跟你舅舅是朋友,關照你生意,也是應該的。”

兩人隨意聊了幾句,然后就提到了藏品。至于旁邊的楊奕,人家壓根沒有注意到,一個跟著跑腿的,也沒有必要關注。

“來,你先過目一遍,是我從海外弄回來的。”朱大成指著桌上的梅瓶。

梅瓶是漢族傳統名瓷,是一種小口、短頸、豐肩、瘦底、圈足的瓶式,以口小只能插梅枝而得名。因瓶體修長,宋時稱為"經瓶",作盛酒用器,造型挺秀、俏麗,明朝以后被稱為梅瓶。

他雖然是收藏家,但對這些古董的研究并不深入。比如梅瓶,他也就知道,梅瓶最早出現于唐代,宋遼時期較為流行,并且出現了許多新品種。宋元時期各地瓷窯均有燒制,以元代景德鎮青花梅瓶最為精湛。

因此,他有一兩個御用的掌眼師傅,專門幫他鑒定各種古玩。

楊奕認真看了幾眼,其他人也沒有在意。他發現,從造型上看,這應該是明清時期的梅瓶。

根據他的了解,瓶子肩部圓垂,很典型的明朝風格,另外,還給人以沉穩莊重,但略帶浮華的感覺。

“成老板的寶物,自然都是精品。”苗霏恭維了一句。

她也是聽說,這東西是朱大成前不久從海外弄到手的,屬于傳世品,比較珍貴,心想著,人家也是有鑒定師的,基本上排除了贗品的可能。也正是這樣,她出門都沒有讓拍賣行的鑒定師跟上。

這時候,外面走進來兩位老者,其中一位竟然還是楊奕認識的,正是見面沒多久的祁老。

朱大成馬上起身迎接,姿態放得很低:“祁老,張老,這么有空到我這?真是蓬蓽生輝呀!”

張老是他的金牌鑒定師,客串他的鑒定工作,不少重器,都是經過他之手的。

“祁老對你手中的一件寶貝感興趣,所以我帶他過來了。”張老笑道。

“哦?不知道是那件物品,能入祁老法眼?”朱大成微微詫異。在江州市的古玩圈,祁老是泰山級的人物,連他都得好生伺候。

祁老微笑:“聽說你這大老板珍藏了一幅張大千的作品,不知能否讓我老頭子看幾眼?可以的話,還希望能割愛。”

張大千是近現代著名畫家,游歷世界,獲得巨大的國際聲譽,被西方藝壇贊為“東方之筆”,又被稱為“臨摹天下名畫最多的畫家”。

張大千先生的作品由于過于珍貴,已列入限制出境保護名單內。可見,想要收藏一幅他的作品有多艱難。

說完,他看向楊奕,接著開口:“小友,我們又見面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詫異地看向楊奕。尤其是苗霏跟朱大成,從沒有想到,這么一個平平無奇的小人物,竟然能讓祁老記住,而且印象好像還蠻不錯。

“能看到老前輩您,小子深感榮幸。”楊奕恭敬道。

《鑒寶》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鑒寶”相關文摘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