鉆石人生張志遠是主角的小說免費在線閱讀

金牌人生

時間:作者:黑喵閱讀來源:KX

金牌人生又名鉆石人生是主角張志遠免費在線閱讀,金牌人生全文免費閱讀是作者黑喵閱讀寫的一本講述張志遠故事的小說:女生宿舍樓下,經過千挑萬選才準備好禮物要送人的嚴博,頭大得不行。這邊路口一群人將周圍人隔開,堵住了女生寢室的大門。大門前的人群里還有人不斷忙忙碌碌,拿著大包小裹的東西在一邊擺弄。看都不用看,就在女生寢室樓下,經管系的系草張志又找人告白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倒了血霉,被他看上了。實話說,這種情況在學校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可這么大規模的告白,還是頭一次……...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金牌人生》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侮辱

女生宿舍樓下,經過千挑萬選才準備好禮物要送人的嚴博,頭大得不行。這邊路口一群人將周圍人隔開,堵住了女生寢室的大門。

大門前的人群里還有人不斷忙忙碌碌,拿著大包小裹的東西在一邊擺弄。

看都不用看,就在女生寢室樓下,經管系的系草張志遠又找人告白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倒了血霉,被他看上了。

實話說,這種情況在學校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可這么大規模的告白,還是頭一次……

同樣作為經管系的學生,嚴博很清楚那家伙是什么樣的人。

張志遠可是經管系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高中時候就把人家女同學的肚子搞大了,要不是家里有錢,擺平了這回事,鐵定要吃官司。

他這性子在上大學后也絲毫沒有收斂,三年大學生涯,女朋友都換過無數。期間還有分手后直接輟學的,中間發生了什么無人可知。

此刻,嚴博在一旁自言自語:“也不知道哪個班的女孩子這么倒霉,被這么個渣男纏上了。”

嚴博覺得他是渣男,其他女生不這么想。并且,她們還對那個系草要告白的對象羨慕不已!

“聽說沒,今天要來表白的男生好像是經管系的系草呢,也不知道是誰這么有福氣,能被系草看中!”

“管人家那么多干什么,反正這種好事也輪不到咱們身上。”

她們口中經管系的校草除了道貌岸然的張志遠外,絕對沒有別人!

嚴博也不喜歡聽墻角,但想要從人群中擠進去找人的嚴博剛好聽到了她們的談話,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這一切都和路過捧著精美禮盒的他無關,可他手里捧著的是一部包裝精美的手機,這是嚴博積攢了幾個月生活費才湊夠錢,準備買來送給女友的生日禮物。

看著這個仗勢,他奮力擠進了人堆,就為了混進去送禮或者讓宿管阿姨幫他把手機送給他最最親愛的女朋友——郭愛楠。

嚴博心里想著女友,路邊眾人圍著的張志遠已經站在最中間大聲呼喊起來:“郭愛楠!”

伴隨著他的聲音,旁邊那些男生也一股腦的大喊起來:“郭愛楠!”

聽到這個聲音,嚴博感覺自己的心跳仿佛都漏了半拍,因為他們喊的名字正是他女友的名字——郭愛楠!

下一刻,郭愛楠那間寢室的窗戶被人推開,同寢室有幾個好奇的人朝樓下張望,其中也包括郭愛楠。

她的妝容依然是那么完美,似乎無時無刻都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郭愛楠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以往這些都是屬于嚴博的。

張志遠在樓下朝著樓上大聲喊道:“郭愛楠,你下來,我有話要對你說。”

此時張志遠穿著一件修身西服,手中還捧著一束玫瑰花,雖然無法看出具體數量,可至少也有好幾十朵。

郭愛楠往下一看,只見女生寢室門口的那條馬路最中間擺放了一圈蠟燭,蠟燭中間還用玫瑰花拼出一個大大的愛心來。

這真是浪漫極了,光這些布置,恐怕沒個萬八千下不來,看來張志遠這次是鐵了心要將郭愛楠追求到手啊!

還沒有從人群擠進女生寢室的嚴博怔住了,完全沒想到他的告白對象居然是郭愛楠。

尚在樓下的他能從這兒清楚地看到,樓上郭愛楠臉上的羞紅,那是只有他在贈送價格昂貴的禮物時才會露出的幸福笑容。

郭愛楠沒有拒絕張志遠的邀請,乖巧的從樓上走下來,周圍眾人也很自覺的讓道。到了張志遠跟前,郭愛楠笑顏如花的問:“張志遠,你找我什么事?”

她的眼神中似乎只能看見張志遠,人群中的嚴博似乎是透明的,他只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是發生。

張志遠還在進行著他的表白,聲音聽起來很真摯,很誠懇。

“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

但看他將花一把塞到郭愛楠的手中,并且直接將郭她摟在懷里。嚴博憤怒了,握緊了拳頭,可作為他女朋友的郭愛楠不但沒有拒絕,反而驚喜的問:“這些都是為我準備的嗎?”

“當然,只有你才配擁有這一切。”

張志遠摟著她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周圍的男生,女生都大聲的鼓起掌來,似乎是在為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慶賀。

不知誰大聲喊了一聲:“親一個!”

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放在平時,這種表白成功后接吻的戲碼也是嚴博喜聞樂見的,可是今天……卻顯得異常憤怒!

而他的女朋友郭愛楠卻顯得羞答答的,在偷偷瞥了張志遠一眼后,又迅速低下頭去,似乎很害羞的模樣。

張志遠則是用手托起她的下巴,那張大嘴朝著她的嘴唇直接就要印下去。

就在此刻,嚴博大吼出聲:“楠楠,你在做什么!”

這一刻,似乎只有這么做才能宣泄出他心中的痛苦。

他的聲音引起了人們的注意,無論是那些吃瓜群眾,還是這次事件的兩位主角。

“咦,那不是郭愛楠的男友嗎?這下有好戲看了。”

張志遠看到嚴博的時候,嘴角勾起,笑的十分得意:“原來是你啊,嚴博,勸你就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楠楠已經同意當我的女朋友,你就不要再糾纏她了。”

“為什么?”嚴博仿佛根本沒聽到他的話,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郭愛楠,將手機送到了郭愛楠的面前:“楠楠這是你一直想要的手機,我給你買回來了。”

“對不起,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嚴博,你是個好人,但你不適合我。”

“至于你這爛手機你還是留給別人吧。志遠給我買了一個最新款的iPhoneX。”

郭愛楠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就像她說想吃校門口那家煎餅果子一般,理所當然又沒有絲毫愧疚。

嚴搏看著手里的手機,心里一疼,他還記得郭愛楠每次收到自己給她買的新款手機,甜甜的叫自己親愛的情景。

張志遠走到嚴博身邊,壓低聲音,陰測測的說:“嚴博,我一早就跟你說了,郭愛楠又風騷又漂亮,只要是個男人就想上,你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聽楠楠說,你還沒牽過她的手,你看……這……哈哈哈哈。”

說完,張志遠肆無忌憚的直接一把將郭愛楠摟在了懷中,狠狠的親了一口。

郭安楠一聲嬌呼,將張志遠有了想推倒的沖動,將她摟得更緊了一番。

 

第2章 想明白了

郭愛楠這種嬌羞的神態是嚴博從沒有看過的,嚴博都憤怒得說不出話來。

而郭愛楠則是在張志遠懷里嬌羞著撒了好一頓嬌!

嬌羞過后,郭愛楠冷冷的看著嚴博。

“嚴博,你死心吧,志遠才是我愛的男人。我說你不要碰我才是真的愛我都是玩你的。”

“說實話,我聞到你身上民工味,我就想吐。我找你當我男朋友,其實就是想要試試你這種吊絲男朋友的滋味。”

下一刻,郭安楠的眼神充滿了不屑,一旁的張志遠給出了警告: “嚴博,我告訴你,以后離楠楠遠點,不然我見一次打一次。就跟這手機一樣。”

說完,張志遠一把扯過嚴博的手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摔完手機以后,張志遠將一疊鈔票狠狠的砸在了嚴博身前:“這是我賠給你的。”說完,摟著郭愛楠轉身離開。

嚴博直接懵了,周圍看熱鬧的見嚴博沒拿地上的錢,全都一哄而散聚上來搶。搶完錢以后,嚴博還能聽見周圍傳來的陣陣嘲笑聲。

此時此刻,全世界似乎都站在張志遠那邊。

“哎喲我去,不可能吧,據說他們在一起都大半年了,手都沒牽過,就這么被搶。”

“真慘啊,現在社會竟然還有這種純情男。”

“錢都不要,錢也沒有,就這吊絲樣還想跑郭愛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這還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面對眾人的嘲諷,嚴博抬頭看天,強忍著眼眶即將滑落的淚水!

他不能這么窩囊,也不能讓人看出自己哭了。

嚴博不服,難道,難道就因為他更有錢?

錢錢錢,一切都是為了錢。

起初他以為郭愛楠不一樣的,甚至他還相信自己能給郭愛楠一個美好的未來。

可現在……郭愛楠居然因為錢跟自己分手了,還真是可笑。

既然這樣,郭愛楠,你不要后悔!

想到這,他從口袋摸出一個有點老舊的手機,撥出一個電話。

“嘟嘟嘟……”

很快,電話接通了。

電話另一頭傳來一道蒼老又焦急的聲音:“少爺,是你嗎?”

“唐伯,是我,我想明白了,我答應你請求。”

“好……好……好!”

唐伯有些哽咽,自家少爺終于想明白,要來繼承家業了。作為從小照料嚴博的管家,他是最了解嚴博的人。

嚴博從小就十分的驕傲,他早說過想要靠自己,不想靠家族。

很早唐伯就要他繼承自家家業,可他卻不愿意要這個憑空送他的財產。

唐伯說了,想要繼承這些家產,還得經過家族的考驗。

可嚴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從家族出走。

這次終于想明白,這讓唐伯欣慰不已!

如果這個電話再早一點,或許他就能告訴郭愛楠,自己其實是一個有錢人,告訴她,以后無論她想要什么,自己都有能力給她。

但他想的是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給她,可她呢?今天白天的事,嚴博失笑不已……

“少爺,我現在已經在鑫海市,您現在方便出來見一面嗎?”

唐伯說話的態度依然是恭敬中夾雜著關愛。

此刻嚴博心里暖暖的,在這種情況下,能見到多年未見的親人,不失為一件讓人心情舒暢的事。

“唐伯你在哪,我現在就過去找你。”

“我在鑫海酒店,您到了報888號房間即可。”

約定好了地點,嚴博也沒耽誤時間,立即打車前往鑫海酒店。

鑫海酒店是整個鑫海市最高的建筑,足有八十層的高樓聳立云霄,同時,這里也是鑫海市最高級的酒店。

整棟樓都是鑫海酒店的產業,不僅有酒店服務,還有餐廳、商場、泳池、電影院等一條龍服務。

可以說,只要住在這家酒店的人,可以足不出戶的滿足一切高端的享受。

這里也被稱為富人的天堂!

來到門口的時候,嚴博準備進去,卻被門口的保安攔住。

“小子,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保安惡狠狠的看著眼前其貌不揚的鄉巴佬。

“你們還不讓客人進入?”

嚴博的反問讓保安冷笑:“客人?我們這里最低消費的客房都是一萬八起步,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能住得起?”

此刻他旁邊正好走過一個年輕人,身后跟著幾個人,都是西裝革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見到這批人,保安頓時點頭哈腰,態度那叫一個恭敬。

男子走過嚴博身邊的時候,眼神充滿了不屑,甚至直接嘲諷:“窮鬼也想進這里,現在的人啊,想傍大款想瘋了吧!要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那是你一輩子都追不上的目標!”

“你們給我站住!”

本來心情就不太好的嚴博哪里經受得住刺激,立即大喊道。

“怎么,你還想讓我們帶你進去不成?就算讓你進去了,你能消費得起嗎?”

男子話語里充滿了戲謔和看不起:“想讓我帶你去也不是不行啊,只要你跪在地上喊我一聲爺爺,我可以給你個面子,帶你進去漲漲見識。”

“爺你嗎個大頭鬼!”

男子充滿嘲諷的調侃,讓嚴博怒氣勃發,走過去掄起拳頭對準那個囂張的家伙就是一拳。

完全沒有防備的男子臉上挨了一記重拳,嘴角都有點血沫子,八成是這一拳太重,讓他嘴唇磕到牙了。

“你居然敢打我,保安,快點把他抓起來!”男子驚叫著,如同被搶了包的婦女,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

保安怒視著嚴博走上來,抽出腰間的防暴棍,就要上來抓嚴博。

這邊的喧鬧聲引起了酒店經理的注意。

不一會兒,只見一位穿著黑色高跟鞋,白襯衫黑領帶,走路的時候身體搖擺的極為有韻律的女子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女子不愧為不愧是鑫海酒店的員工,二十出頭的年紀,只是略施粉黛卻難掩精致的五官,加上均勻修長的身材,尤其是那雙筆直的大腿,分外吸引人眼球。

看到這一幕,經理眉頭微蹙,疑惑的問道:“出了什么事?”

保安立即告狀:“高經理,這小子鬧事,想要擅長酒店,還毆打咱們酒店的客人。”

說這番話的時候,保安直接把他拒絕嚴博進入酒店的事情甩在腦后。

經理看向嚴博,雖然沒說話,但嚴博卻從她的眼神中讀懂了她的意思,分明是要讓自己給她一個解釋。

 

第3章 郭愛楠來了

“我是你們酒店的客人,但是這保安阻攔我,還有這個人侮辱我,我只是通過自己的方式來表示一下我的不滿而已。”

嚴博正為自己訴控,那男子卻跳起來叫囂:“高經理,你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處理,如果今天不把這小子抓起來送到警局里去,等下我就去投訴你們酒店!”

高經理無奈,詢問嚴博:“你說你是我們酒店的客人,不知可有房間?”

“有,我是888號總統套房的人。”

經理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即態度便得恭敬無比,臉上哪里還有剛才的嚴肅,八顆牙齒的標準微笑無比燦爛:

“想必您一定就是嚴先生,實在抱歉,讓您遇到這樣的事情是我們酒店的失職。請您進入,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即可。”

“嗯。”

嚴博滿意的點點頭,這經理不但長得漂亮,還很會做人,是個聰明人。

男子見經理居然想要隨便揭過,頓時大喊道:“你們怎么回事,高經理,別以為我不敢投訴你。你們鑫海酒店難道就不用客人的感受嗎?”

經理看著他,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吳總,你應該知道,酒店客人也是分等級的。這位是我們總統套房的尊貴客人,您只是普通房間的客人,擅自用語言侮辱,嚴先生只是打了你一拳,你應該感覺到慶幸才是。”

“如果你還想要繼續胡鬧的話,想要投訴我,盡管投訴好了,請不要騷擾尊貴的嚴先生。”

話說的很絕然,如果不知道鑫海酒店規矩的人,說不定會將事情鬧大。

但男子也是個懂規矩的,所以臉色也變得很難看起來,看著嚴博,心情復雜的低下頭:“對不起,嚴先生,剛才沖撞了您,實在抱歉。”

嚴博擺擺手,這點小事他本來也沒放在心里。

反而是剛才打了那一拳,讓他心中有種發泄出來的快感。

這男子反而是受了無妄之災,嚴博當然不會再與他計較。

男子松了口氣,鑫海酒店的規矩,什么樣的身份能住什么樣的房間。

就算是馨海市首富,也只能享受貴賓房,上面還有國賓套房和總統套房。

而總統套房更是基本上沒有人住過,聽說一直都處于閑置的狀態,即使有人拿著鈔票都沒有被允許入住。

能進入總統套房的人,會是什么身份?

總統套房內。

“少爺,這些年您受苦了。”

唐伯看到嚴博的時候,拉住他的手,忍不住老淚縱橫。

嚴博也涌上一陣心酸,卻還是露出一個微笑來安慰唐伯:“沒什么的,唐伯,都已經過去了。”

“是啊,過去了,都 過去了。既然來了,就先在這吃個飯吧。”

鑫海酒店作為鑫海市最頂尖的酒店,里面的餐品自然也是值得稱道,唐伯似乎為了補償嚴博這些年在外的辛苦,特地命廚房準備了一桌最豪華的晚餐。

當飯菜被送進來,會客室那張巨大的長桌,居然被各色各樣的菜式擺滿。天南海北,囊括了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可謂豐富之極。

嚴博也不多說什么,這樣奢華的飯菜,他的確有些年頭沒吃到了。

在他吃東西的時候,唐伯就那么安靜的看著,眼神里還帶著一抹憐憫的慈祥。

讓吃飯的嚴博覺得有些別扭,放下碗筷:“唐伯,你也一起吃。”

“不用,少爺,您吃就好。老仆這些年在家里,吃穿用度都不缺,每每想到少爺您在外面過得這么辛苦,我這心里啊……”

唐伯說著,又忍不住在心底為他抹了一把眼淚。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難道老人也是水做的不成?

吃過飯,唐伯拿出一個文件袋,謹慎的說:“這是您之前的物件,我一直都給您保管著,如今終于能夠物歸原主了。”

嚴博聞言將文件袋打開,里面果然都是他曾經用過的東西。

文件袋里有他的銀行卡,錢包,手表,還有一張全家福。

拿出全家福的照片在眼前看了又看,嚴博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其實在外這些年,他并不覺得自己過得有多苦,只是不能與家人見面有些惋惜。

如今,終于不用再為這些事苦惱了。

唐伯又道:“少爺,如今您的身份已經恢復,是否要立即回到家里?”

“不用。”嚴博搖頭,目光堅定地說道:“其實我并不覺得家族有做錯什么,讓我憑自己的本事考上大學,憑自己的本事生活,也別有樂趣。如今三年時間都過去了,我想安安穩穩的讀完大學,再做其他考慮。”

“少爺既然做出了決定,老仆也不好多勸,但如果少爺遇到什么麻煩,還請第一時間告訴老仆。”

“至于家族的東西,少爺答應過的,到時候大學畢業一定要做到啊!”唐伯誠懇的說道。

這個為嚴家貢獻出自己一生的老人,將嚴博當成自己的親孫子一樣看待。

“放心吧,唐伯,我答應的事就會去做。在外幾年,這種日子我已經習慣了,不會有什么事情的。遇到麻煩的話,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您的。”

“少爺,您卡里額度已經提升到刷卡最高等級,還望少爺照顧好自己。”

說到最后,唐伯的聲音略顯沙啞,似乎是生怕看到嚴博吃苦。

但嚴博其實早就習慣了簡單的生活,偶爾奢華一下,還真有點不適應。

可為了安慰這個陪伴自己多年的老頭子,嚴博點頭表示同意。

當晚,唐伯走了,嚴博還被他央求著留下來在總統套房中休息一晚!果然,高品質的房間,帶來的效果還是有些不一樣的,睡覺也特別香。

次日清晨,嚴博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電話乃是嚴博同寢室的好兄弟郭肆打來,提醒他今天是老頑固的課,讓他千萬不要遲到。

原本還因為睡的太舒服有些不愿意起床的嚴博頓時清醒過來。

老頑固乃是稅法學老師的外號,本名郭曉冬。

因為學生只要曠課就會被記分,按照事不過三的原則,哪怕請過假,缺了三堂課后期末也會按照不及格論處。

所以只要不想補考的人,就沒人會曠他的課。

嚴博急匆匆的趕到教室時,老頑固已經到了,扶著自己的眼鏡催促道:“還不趕緊坐到座位上去。”

周圍的同學看到嚴博,都是一陣竊笑,還有人在小聲議論。

“他居然還有臉來上課?換成是我,肯定沒臉出現,昨天的事真的太丟人了。”

“嚴博是什么人你還不知道嗎?之前我就覺得他和郭愛楠不合適,郭愛楠是什么人,那可是校花,他一個窮鬼憑什么能泡到校花,現在這樣反而才正常。”

“就是,哈哈,這樣才正常,快看,郭愛楠來了。”

 

第4章 你還不明白嗎

郭愛楠很漂亮,所以她一經出現,不管是嚴博,還是其他人,都看了過去。

出眾的美貌讓郭愛楠立刻成為全班的焦點。甚至不少男生甚至還吹響了口哨,想要博得美人的目光。

這一群學生,就是不成器。因為眾人的喧鬧,老頑固皺著眉頭喝罵道:“都干什么呢,上課,不想聽的滾出去!”

他這一發話,教室里總算安靜下來,但還是有許多灼熱的目光,或嘲諷、或鄙夷的一一投射在嚴博的身上。

看著容光煥發,漂亮依舊的郭愛楠,和自己分手沒有表現出一絲不舍。再想到她從今往后已經不再屬于自己了,嚴博的心情便有些失落。

此時此刻,嚴博突然有些后悔沒按照唐伯的意思直接回家族,那樣自己就不用繼續呆在學校里,承受這些白眼和嘲諷。

就在這時,身邊的郭肆用手肘頂了頂嚴博,見他看過來才小聲的說:

“別這樣,天下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晚上哥幾個出去喝酒,大保健,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以后都不會再想郭愛楠了。”

本來應該是齷齪的事情,從郭肆的口中說出來,偏偏端莊無比。

這家伙是老頑固的親兒子,也不知道那樣嚴格的人,是怎么教育出來這么個“斯文敗類”的。

嚴博知道郭肆是在安慰他,想到平時兄弟幾個都很照顧他,如今既然已經恢復了身份,自然也要回饋一下兄弟幾個才是。

如此想著,嚴博笑著說道:“以前都是你們請客,今天就讓我請客吧,咱們兄弟一醉方休。”

“你請客,你發財啦?”

郭肆一臉震驚,似乎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嚴博口中說出來的。

以前每個月都有那么兩天斷頓的時候,還得寢室的兄弟們接濟才能生活。

現在居然也主動提出請客這種事來了?

“算不上發財,只是拿回屬于我的東西而已。”

畢竟,在兄弟的面前,他不想隱瞞。

然而郭肆顯然并沒有把嚴博朝富二代的方向想,而是笑嘻嘻的說道:“你不會把準備送給郭愛楠的手機賣了吧?那部手機確實值點錢。”

“不是,你就別問了,去不去,給句痛快話。”

“去,去哪?”

“鑫海酒店!”

聽到這四個字,郭肆是死命的點頭啊。

當他跟著嚴博真正站在鑫海酒店門口的時候,臉上還帶著些許懷疑。

在他旁邊同樣抱有懷疑態度的,還有寢室的另外兩只牲口,胡四同和魏小東。

“博哥,你這是發財了啊,鑫海酒店這種地方,是咱們這些學生能來的嗎?”

胡四同咽了口唾沫,這小子人長的比較帥,家里條件也還算不錯,平時玩得最開。學校附近的地方,基本上都被他玩遍了。

但當他跟著嚴博等人一起看到鑫海酒店的時候,腿腳仍然有些打怵。

嚴博見狀好笑的搖頭,他差錢嗎?

于是,在門口直接笑著推了胡四同一把。

“放心進去吧,出事我頂著。”

聽唐伯說,這家酒店就是他們嚴家的產業。

就在此時,旁邊一個好聽的聲音響起,頓時吸引了嚴博等人的注意。

“四筒,真的是你!”

話音剛落,只見后邊走來四個身材高挑的妹子,每個都很有特色,其中一個將長發束成馬尾辮的女生最是吸引眼球。

她的肌膚白皙似雪,肌膚晶瑩透徹,好像能夠滴出水來一般。如此肌膚,加上秀美的臉蛋,有種江南女子的柔美氣質,整體給人感覺就是大美女。

如果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一定是冰肌玉骨!

旁邊的郭肆三人眼睛都要看直了。

嚴博倒是感覺還好,卻也多看了兩眼。

郭肆推了胡四同一把,擠眉弄眼的說:“四筒,這女生是誰啊,以前怎么沒聽你說起過,你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

胡四同有些尷尬的解釋:“別瞎說,這是我姐胡蕊,她們,應該是我姐的同學吧。”

胡蕊長得也很漂亮,不過有那個馬尾女生襯托下,頓時就顯得十分普通了,她為人倒是開朗,大咧咧地說:“我叫胡蕊,這些都是我的好閨蜜。”

說著,她就挨個介紹了一下眾人。

梳著丸子頭的女生叫劉瑩瑩,留著波浪長發的叫安可,至于最后那個一見驚鴻,二見秀美的馬尾女生,叫做許若羽。

簡單的介紹過后,胡蕊笑著挽住胡四同的胳膊,兩人顯得十分親密:

“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們,今天我們學校有人請客,所有同學都到場了,我們剛才還想著會不會遇到麻煩呢。正好你們在這,給姐姐當護花使者,沒問題吧?”

郭肆立即點頭,整個人都興奮得不行。

胡四同的目光一直朝許若羽那邊瞟,顯然也是動了心。

嚴博也沒說什么,四男四女八人一起走進酒店。

門口的保安上次因為見過嚴博的緣故,再次看到他,立即躬身行禮,生怕怠慢了這位大佬。

劉瑩瑩見到后,笑嘻嘻的攬著許若羽的手臂說:“沒想到王少這么氣派,連保安都在對咱們行禮,若羽,我看你實在不行就答應王少吧,你們倆在一起肯定很合適。”

“別瞎說。”

許若羽白了她一眼,心里卻在打鼓。

來到大堂,經理立即注意到嚴博,想要過來打招呼,卻被嚴博揮揮手示意,停住了腳步。

胡四同小聲的問旁邊的胡蕊:“姐,你們的座位在哪啊?”

“那呢!”

胡蕊指了指那邊還在前臺的幾人,立即朝那邊走去。

嚴博見狀,也只能跟著過去。

不過,他有點奇怪。因為劉瑩瑩貌似一直在和許若羽說王少的事情。就好像,收過人家賄賂,從而幫他說話一般。

即便嚴博離他們有點遠,卻在還隱約間還能聽到劉瑩瑩和許若羽小聲交談的聲音:“

若羽,王少對你可是癡心一片,鑫海酒店人均消費可不低,不是什么人都能來這里吃飯的。為了追你,王少這次可是下了血本,請全班同學過來吃飯,他對你的心思,你還不明白嗎?”

 

第5章 我請客

“我,我還想再考慮考慮,而且蕊蕊已經叫了她弟弟和朋友過來,咱們總不能現在將他們趕走吧。”

許若羽聲音有些小,甚至還有些著急。

“那有什么的,你看看他們幾個一身窮酸的樣子,一看就是沒出息的,哪里能和王少比?你要是決定了,我現在就去和蕊蕊說,讓她把那些窮小子趕走。”

劉瑩瑩撇嘴,她看著嚴博等人,十分鄙夷。劉瑩瑩覺得,這就是王少的聚會,其他人,根本不配跟著她們進來。

“這,還是不要了,都已經邀請人家了,再趕人家走多不好。”

許若羽低聲的怯怯說道。

劉瑩瑩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甩開她的手筆,跑到安可的身邊,又開始嘀嘀咕咕,不知道在那說些什么。

嚴博雖然目睹一切,但他和許若羽并不熟,所以并沒有上前。

來到前臺的位置,才發現那邊一群人在和前臺的接待理論。

“明明是我提前訂好的包間,定金也付了,為什么現在告訴我沒有包間?”

此時只見一個皮膚白皙的男子此時臉色陰郁的拍著桌子,怒聲質問道。

“實在抱歉,先生,我們沒有收到您的預定。如果您預定過的話,我們這里都有記錄的,還請您不要胡鬧。”

接待似乎也有些生氣,語氣僵硬的說道。

看這樣子,他們已經爭論了有陣子。

嚴博相信以鑫海酒店的素質,應該不會出現收了錢不辦事的情況,所以這事多半是那個男生在胡攪蠻纏。

胡蕊此時已經湊到前面,她的嗓門很大,立即就引起周圍人的注意:“出什么事了?”

“我定好包間,現在卻告訴我沒了,鑫海酒店的包間都需要提前預定的,現在怎么辦,好不容易請大家吃飯,難不成還能讓你們在大廳吃?”

男生一臉煩悶的模樣,看著好像煞有其事。

“沒關系的,在哪里吃都一樣,是不是啊,若羽?”

劉瑩瑩見男生說話,立馬和他一唱一和的大聲說道。

許若羽突然被問到,有點愣神,但還是點了下頭,似乎她的性格就是如此逆來順受。

經理也發現了這邊的鬧劇,皺眉走過來,卻發現嚴博也在,兩人眼神對視,經理頓時笑著說道:“既然客人說有包間,那就給安排出一個包間來,小李,怎么能怠慢了貴客?”

接待一臉茫然,但經理發話,還是乖巧的照辦。

不多時,便有服務生帶領他們前往包間而去。

劉瑩瑩以及那些女生看向那個男生的目光都是星星,嚴博的耳邊不時還能聽到吹捧的話語。

“天啊,沒想到王少居然這么有面子,連鑫海酒店的包間,都能說要來就要來!”

“可不是,誰要是能做王少的女朋友,肯定特別幸福。”

就連胡蕊也和那些女生嘰嘰喳喳的走到一起去了,郭肆郁悶的走在嚴博的身邊,小聲的嘀咕著:“什么事啊,用到咱們的時候那個熱情,現在用不到咱們了,連話都懶得和咱們說一句。”

胡四同也在不遠處,低著頭好像很慚愧的樣子。走到包房門口,胡蕊等人呼啦啦的進去了。

嚴博他們也打算進去的時候,卻被那個男生攔住了。

“你們是誰?我好像不認識你們,也不記得邀請過你們。”

胡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自我介紹:“王野,他是我弟弟,還有他的朋友,反正你請客,我就帶他們一起過來了。”

劉瑩瑩撇嘴道:“我看就是想跟著一起蹭飯的窮小子而已,王少,你也不差這點錢,不如就帶他們一起吧。”

王野有些肉疼,不過看到許若羽的目光也在自己的身上,只能咬牙點頭:“好……”

話還沒說完,胡四同已經搶先說道:“不用了,你們吃,我們還有事。”

估計是感覺面子上過不去,轉身就走。

看到胡四同走了,嚴博等人自然全都跟上,將王野他們晾在原地。

安可的聲音傳來:“什么人啊,王少好心想要請你們吃飯,你們還裝上了,果然是窮人,一輩子上不了臺面。王少,你可別跟這些窮人一般見識,降低了您的檔次。”

“哈哈,說的是,咱們進去吧。”

也不知道是因為省下了四個人的份額,還是因為許若羽的目光,王野笑得很開心。

胡四同本打算一走了之的,但是卻被嚴博拉住了。

“你去哪?”嚴博疑惑的問。

“這地方我是待不下去了,有錢了不起啊,在這種地方吃個飯都得小心翼翼的,沒意思,咱們去吃大排檔,我請客。”

胡四同心里憋著氣,估計是感覺自己在兄弟面前丟了臉、

嚴博明白他的感受,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走什么走,咱們今天就在這吃,我請客。”

“可是……”胡四同還想說點啥。

“沒什么好可是的,沒有那些人,咱們喝酒才更盡興。”

聽到這話,胡四同也感覺是這么個道理,更何況他也確實很想嘗嘗號稱整個鑫海市最好的飯店到底和其他飯店有什么區別。

因為只有四個人,所以嚴博也沒有要求什么包間,隨便找了個角落的位置招呼兄弟們坐下。

等到點菜的時候,郭肆三人都有點被嚇到了。

隨便一道菜價格就要上千,他們都感覺有點牙疼,哪里還敢點菜。

但也不好落了嚴博的面子,只好挑著便宜的點了兩三個菜,就一個勁的說夠了。

就在這個時候,嚴博拿過菜單,將上面最貴的一排挨個點了一遍,又要了幾瓶好酒,這才催促服務生上菜。

“博哥,這也太破費了吧,待會要是付不起賬咋辦?”

魏小東在一旁擔憂的問,甚至他已經開始琢磨著,是不是要在這里打工還債了。

郭肆則干脆的拿出自己的錢包,拍在桌子上:

“我這個月的生活費都在這,咱們幾個湊湊,應該就夠了,我還不信咱們幾個大老爺們吃不起一頓飯!”

“對,想到剛才那幾個人就來氣,咱們也能吃得起,用不著他們請。”

胡四同也依法炮制,將自己的錢包拍到桌子上。

《金牌人生》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